彩天下

以底气和志气,创造我国冬奥会参赛历史最好成绩——访中国体育代表团秘书长倪会忠

2022-01-31 09:15:41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刘阳、郁思辉

新华社记者刘阳、郁思辉

参加第二十四届冬季奥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日前在北京正式成立。代表团秘书长、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倪会忠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体育代表团较以往相比呈现出规模最大、项目最全、多民族、年轻化等特点,年轻的中国冰雪健儿经过各种磨砺已经有了底气和志气,他们将在主场力争创造我国冬奥会参赛历史最好成绩。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以下简称“记”):本届代表团有什么特点?您能否介绍一下“全项目参赛”的情况?

倪会忠(以下简称“倪”):此次中国体育代表团较以往相比呈现出规模最大、项目最全、性别均衡、来源广泛、多民族、年轻化等特点。规模最大——中国体育代表团总人数为387人,其中运动员176人,较平昌冬奥会82名运动员增加了94人;教练员、领队、科医人员等运动队工作人员164人,包括来自19个国家(地区)的51名外教;团部工作人员47人。北京冬奥会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史上参赛规模最大的一届冬奥会。

项目最全——代表团完成了北京冬奥会全部7个大项、15个分项的“全项目参赛”任务,共获104个小项(含4个需要通过北京冬奥会其他小项成绩再确认的“赛中赛”小项)、194个席位的参赛资格,占全部109个小项的95.4%。与平昌冬奥会我国运动员参加5个大项、12个分项、53个小项相比,增加了冰球、雪橇2个大项,北欧两项等3个分项,速度滑冰女子5000米等47个小项,其中有35个小项是冬奥会历史上第一次参赛。参赛小项、运动员数均大幅提升。在北京冬奥会上,只有中国、俄罗斯、美国、捷克实现了15个分项全项目参赛。

性别均衡——从运动员性别比例上看,176名运动员中,男运动员89人,占50.57%,女运动员87人,占49.43%,在男女运动员比例上实现了基本均衡,这也是我国竞技体育不断追求性别均衡发展、努力改变我国竞技体育以往“阴盛阳衰”局面的体现,同时也符合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关于“推动运动中性别平等”的理念。

来源广泛——从运动员地域来源上看,176名运动员分别来自黑龙江、北京、吉林、广东、辽宁、山东等地,北至黑龙江省,南抵广东省,东临上海市,西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覆盖了全国20个省区市。在代表团176名运动员中,约有1/5的运动员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材从事冰雪项目专业训练的,雪上项目更是有近一半为跨界跨项选材运动员,彻底改变了冰雪项目仅仅依靠个别省份输送的情况。另外,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花样滑冰运动员朱易、男子冰球队叶劲光等多名华裔优秀运动员加入中国国籍,代表中国参赛,展现了全球华人对北京冬奥会的支持和期待。

多民族——中国体育代表团176名运动员中共有少数民族运动员20人,来自藏族、维吾尔族、满族、回族、哈萨克族、哈尼族、京族、朝鲜族、布依族等9个少数民族。其中,不乏单板滑雪U型场地7次世界杯总冠军得主蔡雪桐(满族),速度滑冰世界杯男子1500米、1000米双料冠军宁忠岩(满族),打破挪威利勒哈默尔赛道纪录的钢架雪车运动员黎禹汐(布依族)等优秀运动员。另外,越野滑雪6男6女12名运动员中,共有5名运动员来自满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藏族等4个少数民族,接近全队人数的一半;作为代表团年龄最小的几名运动员之一,跳台滑雪运动员彭清玥来自京族。

年轻化——中国体育代表团176名运动员平均年龄25.2岁,其中年龄最大的37岁(男子冰球运动员叶劲光),最小的17岁(何金博、彭清玥、张添翼、苏翊鸣)。131名运动员为首次参加冬奥会,占74.43%;35名运动员是第二次参加冬奥会;武大靖、范可新等5名运动员第三次参加冬奥会;刘佳宇、蔡雪桐、徐梦桃、贾宗洋、齐广璞5名运动员将第四次亮相冬奥会。虽然中国代表团整体年龄偏小,但苏翊鸣、谷爱凌、孙龙、张楚桐、张可欣等小将已经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何金博、宋祺武、赵嘉文、荣格、拥青拉姆、冉鸿运、普蕊等“00后”小将在新开展的项目上不畏强手、敢打敢拼,为代表团实现“全项目参赛”立下了汗马功劳。

1月15日,苏翊鸣在国际雪联单板滑雪U型场地与坡面障碍技巧世界杯瑞士拉克斯站坡面障碍技巧男子组决赛中。新华社记者张铖摄

记:代表团此次征战北京冬奥会的总体目标是什么?代表团的强项和短板分别是什么?

倪:代表团此前已经制定了四项参赛总体目标:一是要创造冬奥会参赛历史最好成绩;二是充分展现良好精神风貌;三是要坚决做到代表团兴奋剂问题“零出现”;四是要严格遵守北京冬奥组委闭环管理各项要求,坚决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确保我代表团安全顺利参赛。

目前,代表团在总体上已经实现了全部7个大项、15个分项的“全项目参赛”。在冰上项目上,本赛季我国传统优势项目短道速滑男子500米、男子1000米、男子1500米、花样滑冰双人滑等发挥正常,在世界赛场其成绩有提升,具备了竞争能力,但当前这些项目国际竞争激烈,高水平运动员差距在毫厘之间。令人欣喜的是,速度滑冰男子500米、男子1000米、男子1500米在世界杯分站赛上突破不小,以及北京冬奥会新增项目短道速滑2000米混合接力在世界杯赛场也有不俗表现,进一步拓宽了冰上项目的冲金点。

在雪上项目中,本赛季我国传统优势项目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男子和女子、单板滑雪U型场地女子项目均表现平稳,世界杯分站赛均收获了金牌。北京冬奥会新增项目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混合团体竞争较为激烈,能否取得佳绩需要看临场发挥。另外,谷爱凌、苏翊鸣等年轻运动员也展示出了一定的争金实力。在车橇项目上,我国雪车和钢架雪车运动员的竞技实力呈现上升趋势,加上东道主往往占有一定的场地优势,预测能有一定的夺金概率。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速度滑冰男子5000米、10000米,单板滑雪障碍追逐男子项目、混合项目,自由式滑雪障碍追逐男子项目这5个项目我们没有获得参赛资格,一部分新开展的雪上项目也是通过东道主配额获得的参赛资格,一些体能类的基础大项上,我国运动员竞争力还有差距,这些都是制约我们加快建设冰雪运动强国的短板,也是我们下一个周期努力补齐的方向。

在努力实现竞技成绩突破的同时,我们更看重的是希望我们冰雪健儿在赛场上充分展现新时代青年人良好的精神风貌,全力以赴捍卫国家荣誉,捍卫中国体育形象。场上顽强拼搏、永不言弃,场下阳光亲和、落落大方,胜不骄、败不馁,展现大国风范。

记:在此次备战工作中,有很多外教参与其中,他们发挥了什么作用?对我国冰雪运动长远发展有何影响?

倪: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时,我国很多冰雪项目尚未开展或竞技水平较低,有的项目全国找不出一个专业教练,聘请高水平外教是必要之举也是必然之举,是加快提升我国冰雪竞技水平的重要一招。我们遵循“开放办奥”的理念,结合我国冰雪项目竞技水平,引入大量来自美国、加拿大、韩国、德国、挪威、俄罗斯等传统冰雪强国的高水平教练员,其中包括冬季两项冬奥会“八金王”挪威人比约达伦、短道速滑冬奥会金牌教练韩国人金善台、雪车冬奥会金牌教练加拿大人皮埃尔、冰壶冬奥会金牌教练瑞典人皮亚等国际知名教练。

北京冬奥会给了我们大量“引进来”的机会。在此次代表团中,共有来自19个国家(地区)的51名外教,23支参赛队中有19支参赛队的主教练为外籍人员,而在索契周期整个冰雪项目仅有12名外籍工作人员。但我们也深刻认识到,我们绝大部分项目的国内教练员特别是主教练,与国际一流水平还有相当大差距,而教练员的培养也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我们会在科学选聘外教的同时,下大气力培育本土教练,为我国冰雪项目的长远发展奠定坚实的教练员基础。

1月22日,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外籍教练尼基塔·克里克夫(左)与打蜡师一起在打蜡房工作。新华社记者陈斌 摄

记:您刚才也提到代表团的目标之一是“要坚决做到兴奋剂问题‘零出现’”,如何确保中国代表团运动员干干净净参赛?

倪:从北京冬奥会周期以来,在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例数、反兴奋剂教育深度和广度、工作措施手段丰富性等方面,都有突破性的进展。在反兴奋剂日常管理方面,我们建立了禁止合作人员名单,全面审查运动队全体人员反兴奋剂背景;建立运动队反兴奋剂网格化管理机制,各队均设立反兴奋剂专员,组建了一支189人的反兴奋剂团队。2019年11月至今共计开展兴奋剂风险突击检查260次;积极配合国际组织和反兴奋剂中心的兴奋剂检查,2018年3月以来,冰雪项目国家队运动员共接受8000余例兴奋剂检查,其中接受兴奋剂尿检和血检最多的运动员达到54例。

在入选代表团前,所有冰雪项目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等共计1387人完成了中国代表团反兴奋剂教育准入的学习与考试,外籍教练员、工作人员等200人通过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反兴奋剂教育平台的学习及考试,任何没有完成学习和考试的人员不允许进入代表团。我们将严格按照代表团印发的《北京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反兴奋剂和医疗相关规定》和《实施细则》,确保运动员干净参赛,确保兴奋剂问题“零出现”。

记:本届代表团呈现运动员年轻化的特点,他们的运动生涯还很长,能否说,他们在下届冬奥会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对冰雪竞技体育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倪:176名运动员的地域来源覆盖了全国20个省区市,他们可以说是这些省区市的“宝贝疙瘩”,将成为他们参加全运会的基础力量,成为未来的教练员、管理者,而且他们还会带动更多的人来参与冰雪运动,所以我们把这些运动员称为“火种”一点不为过。在北京冬奥会的NTO(国内技术官员)当中,有大量的是这个周期参加过前期冰雪训练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他们也都是“火种”。这些人将使我们国家冰雪运动发展的基础更加深厚,将使我们冰雪运动的参与面更加扩大。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运动员通过比赛获得了信心和勇气,现在我们要讲底气和志气。这个底气,就是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我们已经以一个崭新的姿态站在东道主的舞台上了;我们的志气就是到了下届米兰冬奥会,我们一定会迎来一个更强大的局面,这就是“火种”的意义。

责任编辑: 陈可轩